当前位置:首页-文章-行业新闻-正文

结束内斗,Google 和 DeepMind 瞄准 OpenAI

在 2014 年,Google 以 4 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 DeepMind。这使得 DeepMind 成为了 Google 旗下的一个子公司,但它仍然保持着相对独立的运作方式。这也意味着 DeepMind 能够获得 Google 的技术和资源支持,同时也可以开展自己的研究和探索。 DeepMind

在 2014 年,Google 以 4 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 DeepMind。这使得 DeepMind 成为了 Google 旗下的一个子公司,但它仍然保持着相对独立的运作方式。这也意味着 DeepMind 能够获得 Google 的技术和资源支持,同时也可以开展自己的研究和探索。

DeepMind 开发的 AlphaGo 在 2016 年击败围棋名将李世石,也让 DeepMind 一举成名,成为了公认的 AI 行业领军企业。2020 年,DeepMind 开发的 AlphaFold 程序在 CASP13 比赛中表现出色,成功解决了许多生物学中的蛋白质折叠问题。

可能是 DeepMind 过于独立,虽然 Google 和 DeepMind 都是 AI 领域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公司,它们在 AI 领域的研究和应用也都有着很高的成就,但两家公司并没有什么非常紧密的合作,DeepMind 只是提供一些技术来帮助 Google 改进产品和服务(比如:DeepMind 在 2016 年帮助 Google 优化了数据中心的能源消耗和效率,提高了 Google 的可持续性),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之间更多是竞争关系。

结束内斗,Google 和 DeepMind 瞄准 OpenAI - 第1张

日前根据外媒 The Information 的报道,Google 和 DeepMind 将暂时放下两者之间的长期竞争,联合起来对付共同的 “敌人” —— OpenAI。

Google 与 DeepMind 的这项合作在內部被成为 Gemini(双子座),由 Google Brain 的负责人 Jeff Dean 主管技术,力图开发出能够比肩 GPT-4 的模型。

自 ChatGPT 推出之后,AI 领域可以说是彻底发生了洗牌,Google 和 DeepMind 都认识到自己已经落后于 OpenAI,随着微软将 GPT-4 集成进 Bing、Edge 和 Office 等工具更是加速了 AI 工具的普及和进化。

不光是遭遇 OpenAI 的产品直接竞争,Google 和 DeepMind 的工程师和研究人员也大量流失。曾发布《BERT: Pre-Training of Deep Bidirectional Transformers for Language Understanding》论文,并为 GPT 等大语言模型奠定了基础的 AI 工程师 Jacob Devlin 就在今年 1 月离开了 Google,转投 OpenAI。

此前,Google 在对手压力下仓促推出的 Bard,在演示中意外翻车,造成 Alphabet 股价大跌,即便是现在已经开放测试,Bard 可以实现的功能也远远不及 ChatGPT。

凭借 Google 和 DeepMind 的合作,以及他们在 AI 领域的基础和资源,最快几个月后我们就有可能看到 Gemini 的成果。按照 Google “自砍一刀” 的传统,Bard 项目会不会在 Gemini 诞生后就被砍掉呢? 几个月后,OpenAI 又会进化到什么程度呢?

本文原创,作者:admin,其版权均为一念悟道所有。
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jiayezz.com/6167.html